精選内容

面對刷支付稱贊?消費者不想用太擔心風險業務

私服遊戲新開站點,24小時給你最完美的各種版本遊戲體驗

進入總站

  刷臉支付叫好不叫座,消費者和商家均擔心風險太大不願使用

  據中國之聲報道,随着二維碼支付的普及,另一種支付方式——刷臉支付也逐漸走進我們的生活。今年以來,刷臉支付在各大商店、餐館逐漸鋪開,消費者在購物付款時,不用打開手機二維碼,隻是看一眼支付設備,就能輕松完成付款。

  但消費者和商家在感到新鮮、好奇的同時也發現,這一設備利用率較低,體驗也沒有二維碼支付好,還存在個人信息洩露的風險。刷臉支付究竟存在那些問題,未來又能否普及?

  刷臉支付鮮有人問津,消費者稱又麻煩又不安全

  北京的一家便利店,今年上半年安裝的刷臉支付設備,一直很少有人使用。便利店老闆稱:上半年大概4、5月份的時候裝了這個設備,顧客都不太用,使用率不高,因為刷臉支付也得再去打開手機接收驗證碼,所以還不如直接掃二維碼更直接更方便。

  在超市等連鎖商店中,刷臉支付設備經常和自助收銀連在一起,消費者可以自己掃描商品、點擊付款,再使用刷臉支付。記者體驗了整個支付過程:使用支付寶刷臉支付時,系統會自動關聯支付寶帳号,第一次使用時,需要用戶輸入手機号碼的後四位,下次在同一家商店使用,可以直接完成支付。而使用微信刷臉支付時,每次都需要輸入手機驗證碼才能完成支付。記者随機采訪了幾位消費者,大部分表示很少使用刷臉支付設備,并對刷臉支付的安全性表示擔憂。

  消費者1:“因為我住在郊區這塊嘛,郊區基本上見不到,但是我去市裡上班的時候見的最多的是地鐵站裡有,但是商店裡面現在還不是特别普及,也就是一些連鎖店裡會有。”

  消費者2:“麻煩,不安全,人家直接一掃你的臉你就被支付出去了,所以你這個臉就天天走在路上,這不就是一個行走的密碼嗎?”

  消費者3:“用過刷臉支付,但還是用二維碼比較多。相比指紋來說,它面部的一個抓取會沒有技術門檻,所以感覺不是很安全。”

  北京一家數據科技公司的總裁張迎輝告訴記者,刷臉支付相較于二維碼,優勢在于去掉了手機這一介質,但介質的缺失,也意味着人臉信息的洩露變得更加容易:“刷臉支付的基本原理就是将終端硬件采集到的信息與雲端的存儲的信息進行比對,看信息是否一緻,然後解鎖完成人臉支付。如果雲端生物數據庫發生信息洩露,那對賬戶的安全也會帶來一定的風險,所以說個人信息的外洩,是人臉支付可能面臨的比較大的風險。”

  不少商家對刷臉支付不感興趣,擔心風險

  去年底,支付寶推出刷臉支付産品“蜻蜓”。今年3月,微信刷臉支付設備“青蛙”正式上線,刷臉支付進入大規模應用階段。今年以來,刷臉支付迅速升溫。除了大型超市、連鎖餐廳,不少中小商戶都收到了刷臉支付設備代理商的“誠意邀請”。張迎輝談到,今年支付寶計劃推送100萬台左右的刷臉設備。

  張迎輝稱:“公司的主營業務就是人臉支付技術的推廣,和終端設備的推廣,目前我們在全國的一二線城市推廣的終端數量大概在一萬五千多台。支付寶今年的計劃是達到一百萬台終端的渠道推送量。”

  除此之外,為了鼓勵商家安裝,設備推銷人員還會承諾,如果刷臉支付達到一定額度,還可以有現金返還獎勵,随着推廣力度的不斷加大,安裝成本也一再降低。

  盡管平台力推,還是有不少商家表示,對安裝刷臉支付設備并不感興趣。經營煙酒店的陳先生告訴記者,由于現在刷臉支付并不是很普及,考慮到成本和利用率,暫時沒有安裝的打算。陳先生稱:“怕會不會不夠成熟,或者是推廣度不夠,目前我是還沒計劃。因為它還有一個設備押金,再者怕操作的過程當中會失誤,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專家:刷臉支付隐患諸多,要加強監管

  “刷臉支付”帶來了全新的支付方式,但也有諸多隐患。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表示,針對刷臉支付,監管部門應該與時俱進,盡快出台相應的法律法規,對其加強監管:“由于技術創新經常領跑監管,所以監管者應當與時俱進,自覺消除監管的漏洞,用技術來強化監管。監管者也應當盡快出台相關的生物特征有關的信息采集的法律規則和技術标準。關于(消費者)所處的位置、活動軌迹、浏覽的習慣等等,都應當納入法制的監管軌道上來。”

  除此之外,劉俊海認為,企業也應當自律,保障消費者的信息安全,減少刷臉支付的安全隐患:“作為企業,在推廣刷臉支付技術的時候一定要換位思考,站在消費者的角度,解決消費者的痛點問題,能夠證明自己采集的消費者的生物信息等敏感信息,是合法的、透明的,能夠切實保護消費者的生物信息等敏感信息的絕對安全。有了精準的行政監管,有了自覺的企業的社會責任,人臉識别帶來的安全隐患,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有效地控制。”